欢迎访问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仁爱红会>红会医院报

我们是抗结核领域的“特种兵”——致我院结核外科成立五周年

发布时间:2017-10-10 浏览次数: 1855

   结核菌是一种古老的传染性细菌,对人类的侵略已达数千年,它们通过呼吸道侵入人体,攻城略地,可以破坏人体除牙齿和头发之外的所有组织器官。自医学诞生伊始,人类就在不断与结核菌作斗争,却少有胜算,仅仅在上世纪现代抗结核药物发明之后,胜利的天平才逐渐向人类偏移。然而,抗结核药物治疗犹如大兵团作战,采取的是炮火全覆盖战略,虽然是取得战争胜利的基础,但也容易伤及无辜,损伤肝脏、肾脏、骨髓等正常组织细胞,此外,还有部分狡猾的结核菌转战地下,他们数量不一定很多,却能激化人体过度的免疫反应,“蛊惑”有“人体警察”之称的淋巴细胞攻击正常组织,对人体产生持续伤害;还有部分结核杆菌破坏正常组织后筑穴为巢,形成肺空洞、淋巴结脓肿等病灶,借助壁垒负隅顽抗,发挥对人体的慢性损伤,迁延不愈;更有少数结核菌在抵抗药物攻击的过程中产生抗药性,可以耐受抗结核药物的攻击,对人体产生更大的威胁。

    作为抗结核领域的“特种兵”-结核外科应运而生。早期的结核外科仅做一些清理战场(抽脓排脓)、压缩结核菌活动空间(人工气胸、肺萎陷、胸廓成型)之类的事情,很难有更大的作为。现如今,随着技术和设备的改进、升级,装备精良的结核外科已成为真正现代化的“特种兵”,在抗结核多领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战争之前得先搞清楚自己的对手是谁,抗结核战争亦是如此。结核病的准确诊断是抗结核治疗的第一步,只有明确了我们的对手是结核菌,才能准确的进行针对性治疗。目前结核病的诊断方法主要是通过抓住结核杆菌大部队遗留下来的部分散兵来进行身份鉴别——也就是临床上所说的“痰找抗酸杆菌”等检查,还有就是通过分析结核菌部队的进攻特点来进行评估——即通过胸片或CT等影像学检查来分析病灶的细节特征。然而,现实情况往往比我们想象的复杂,结核菌是一支组织有序、纪律严明的作战部队,它们往往采取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战略,很少有散兵能被人们逮到,临床上能通过“痰找抗酸杆菌”等方式逮到它们的几率不到三成。而且,也并不是所有结核杆菌的进攻特点都会那么典型,它们善于潜伏、隐藏,让人们难以找到它们的踪迹。这时候,就轮到我们这支“特种兵”部队上场了。CT和B超是我们的作战卫星和无人机,初步摸清敌人的位置,胸腔镜、纵隔镜等是我们的作战雷达,在它们的引导下,我们孤军深入,直击它们的“据点”,将它们“连锅端”,然后送进专业实验室进行深入分析。任凭再狡猾的敌人,最终也难逃“法眼”。等到证据充分,针对性的抗结核药物炮弹就会持续、充分覆盖结核菌的营地,将其逐步歼灭。

    在人类抗击结核菌的历程中,现代抗结核药物是最为伟大的发明,有了它们作为炮弹,结核菌在持续的炮火袭击中多数节节败退,直至被大部分消灭。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战斗都能进行的那么顺利,部分结核菌在人体局部侵蚀、破坏组织后并不急于扩大战果,而是及时“安营扎寨”,借助人体纤维结缔组织构建坚实的壁垒——譬如包裹性脓肿、空洞等,抗结核药物很难充分通过这些壁垒而将里面的细菌消灭,超级抗“揍”的耐药菌还可能在战斗期间成长起来,形成势力。它们或伺机而动,或联合绿脓菌、曲霉菌等境内外反动分子伺机而动,极大的阻碍了常规药物治疗的进程,对人体安全构成持续的威胁。当“正面现场”限于僵局的时候,又该“特种兵”出马了。经过影像学手段充分评估病灶的位置和大小后,我们会规划好最佳的作战策略和行军路线,在各种腔镜的帮助下,以最小的创伤代价,快速达到病灶周围,将其完整切除,肃清障碍,不留后患,为抗结核药物大部队进攻创造良好的内部环境。

    有这么一部分结核菌非常“恶毒”,它们除了破坏常规组织细胞,还会侵蚀血管。“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旦血管受损破裂,轻者如同“水库决堤”,重者必定似“江河泛滥”,最终必定“泽国哀鸿遍野”,严重威胁人体生命安全。此时药物治疗往往效果不好,而我们却可有所作为。此时首先作为“卫星和无人机”出场的是血管CTA,它能帮我们初步探明“蚁穴”的数量和位置。然后,我们在体表大动脉处打开突破口,插入导管后逆流而上,迅速找到受侵蚀血管,将其填塞修补,制止大出血于萌芽状态。

    结核菌侵略人体的手段有两种,前述均属于直接搞破坏,还有一种手段更为隐秘,它们在被人干掉之后会释放抗原,树立“假想敌”,迷惑人体免疫系统进行持续的自体攻击。一旦假象的“阶级斗争”思想在人体传播,氛围马上变得凝重,其造成的伤害不亚于细菌的直接破坏:胸膜越来越厚,会让人胸廓变形,肺通气受到限制;心包失去了弹性,会束缚心脏的搏动,使血液循环受阻。这时候又该轮到我们出场了,手术刀一挥,禁锢立马解除,让心肺“解放思想”,重归活力。

    这就是我们结核外科——抗结核领域的“特种兵”,我们人手不多,却个个身怀绝技。影像学检查是我们的作战卫星和侦察无人机,腔镜是我们的眼睛,各种导管和手术器械是我们的刀枪。在影像科、结核内科、麻醉科等友军的协同下,我们手握利刃,披荆斩棘,在抗结核的战场上打开新的局面。战旗一挥,必定所向披靡!


结核外科 陈刚